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奇闻趣事 > 正文内容

宠妃无度:冲喜王妃嫁一送一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亲她,上了她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作者: 焦作新闻网   来源焦作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9-05-14

    ·()

    秦止嗅着她的味道,眸中的温柔更甚。

    头靠的更近一点,他的喉间轻动,有什么声音回荡在他的耳畔。

    “看见她,抱着她,亲她,上了她。”

    陆维琛说,喜欢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止凝眸,指尖抚过唇角她留下的牙印,冷了太久的面容划开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月光柔和,秦止将女子拥入怀中,和她一起坠入梦乡。

    这夜君令仪做了一个梦,她梦见自己养了一只和人一般大的泰迪狗,她刚进门,泰迪就扑过来抱着她。

    厚厚的毛捂得她有点热,她伸手拍了拍泰迪的后背,笑道:“好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泰迪依旧抱着她,她的身子越来越热,越来越热,眉头蹙起,使劲推了推。

    泰迪没动,君令仪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王妃,早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眼前又是那身打扮看书的秦止,只是君令仪的身上盖了厚厚的被子,她的手掌还摸在秦止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君令仪火速向后退,瞬间和秦止离了半米,惊道:“卧槽,真泰迪。”信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合适r>
    秦止蹙眉,泰笛又是谁?

    这次君令仪没有断片,她的目光扫过周遭的布景,很快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君令仪咳嗽一声,看着外面的天色,转移话题道:“这个时辰,王爷不用上朝?”

    秦止应了一声,将书放在床上,起身道:“本王想等你醒来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暗自叹了口气,果然还是防贼一样的防着。

    秦止起身穿衣,又道:“桌上的红糖水是热的,本王让杜宇为你准备了两个热水袋,回王府的路上敷着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一怔,看着秦止眨了眨眼睛,良久应道:“多谢王爷关心。”

    都说断袖的人多是妇女之友,秦止平日看着冷峻不多言,没想到心还挺细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秦止已经换好了官服,君令仪之前一直觉得老君头穿这种衣服挺傻的,没想到穿到秦止的身上,却变得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秦止的头发还披散着肩头,为他不苟言笑的容颜添了几分邪魅的气质,君令仪看着他如今的装扮,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四个大字——制服诱惑。

    喉间不自觉咽了口唾沫,秦止也转过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微凝,手掌轻轻揉上她的乱发,“本王走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依旧很冷,君令仪却好像从里面听出了几分温柔。

&nb梧州市哪家癫痫病医院好sp;   她顶着乱发目送秦止离去,右眼皮跳的厉害,她怎么觉得今天的秦止有点不太一样?

    君令仪摸了摸下巴,八成是因为她昨天的男装扮相比较帅气,秦止今天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些。

    罢了,反正她又跑不成了,秦止高兴,她就得悲催。

    君令仪摇了摇头,低头落在秦止刚才看的书本上,黄色的封面甚是眼熟,她的额间多了几条黑线……这不是她包袱里的小黄书吗?

    她把小黄书悉数装回包袱里,下床洗漱用膳。

    大早晨就受了惊吓,好在桌边美食玲琅,醉香苑的红枣糕虽白糖加的多些,味道却不错,红糖水温热,入腹也极暖。

    杜宇早早在门前守着,她刚出门就被请进了回王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王府,孟宇轩。

    桃儿在门前等着。

    王妃突然失踪,桃儿一时慌了手脚,好在很快就有人通报王妃同王爷一起出去了,桃儿放心的同时也多了几分欢喜。

    她特地看了,王妃把那个包袱拿走了,小丫头的心里盘算着,应是王妃觉得害羞,所以才约王爷出府。

    桃儿嘴角的笑意很甜,耳边骤然响起一声笑,“想什么呢,笑的这么甜?”

    桃儿一惊,抬头便看见君令仪站在自己的面前,赶忙跪下道:“奴婢给王妃请安。”

    武汉市癫痫病医院在哪里;君令仪摆了摆手让她起来,自己进了孟宇轩。

    桃儿的目光扫过君令仪的背影,却没看见包袱,她的眼底划过一抹狐疑,终是没说话,跟在君令仪的后面进去了。

    醉春苑的衣裳终究随意,刚进门,桃儿便一定要为君令仪梳妆打扮,君令仪拗不过她,闲来无事,索性坐在铜镜前让她梳妆。

    杜宇敲门进来,手里拿着一个包袱,面无表情道:“王妃,您的包袱落下了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瞟了一眼,立刻摆手道:“不是本妃的!”

    杜宇似是没听见,直接将包袱放在桌上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君令仪揉了揉自己的眉间,她都已经把包袱扔在床上了,还能找回来。

    倒是桃儿看见包袱之后异常的兴奋,眼角眉梢的喜意是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君令仪从铜镜中看着桃儿的表情,心里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是桃儿掉的包没跑了。

    桃儿瞥着笑,脸上却早已快笑开花了。

    君令仪咳嗽了一声,“桃儿,这包袱是你弄来的?”

    桃儿清了嗓子,害羞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扶额,好吧,春药之后小黄书,她的小丫头神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拿了。”

   &nbs局灶性癫痫病怎样治疗好p;“嗯。”

    桃儿的笑容更甚,正翻开君令仪的领子在脖颈上擦粉。

    领子刚翻下来,君令仪脖颈上红色的点缀就露了出来,桃儿看着,两颊更红了。

    君令仪看着桃儿的表情,扶额道:“别误会,狗啃的。”

    桃儿轻笑,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语气,她应该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令仪长叹一口气,想了一个解释,“桃儿,王爷现在旧伤未愈,有很多事情都不好做,所以孩子的事情,本妃想再推一推。”

    桃儿颔首,表情变得有些凝重,却很快接话道:“奴婢明白,不过奴婢向王妃推荐第二本书的第十八页,第三本书的第十六和第三十七页,这些……都是省力便捷的好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桃儿的脸颊已不能再烫,君令仪回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一瞬间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黄花大闺女,桃儿是不是懂得太多了些。

    这份一心一意为皇家绵延子嗣的心,君令仪服了。

    如果秦止不是一个断袖,君令仪真的很想问问双方意见,直接把桃儿许配给秦止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妃才叫真的称职,她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·()p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栏目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