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单机 > 正文内容

曾经天下第一的手游大厂 为何股价一日内惨遭腰斩

作者: 焦作新闻网   来源焦作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8-07-13

许多普通的中国玩家,可能对Rovio这个名字有些陌生,但绝对不会不知道《愤怒的小鸟》的大名。Rovio,正是这个全世界知名游戏的创造者。曾几何时,《愤怒的小鸟》就是手机游戏的代名词。这只像圆球一样的小鸟,揭开了手游时代的大幕,宣告智能手机一跃成为可以和家用主机分庭抗礼的游戏载体。

一向不太受人关注的纳斯达克赫尔辛基交易所,突然在全世界的游戏圈投下个不大不小的炸弹。在这一天,手机游戏巨头Rovio遭遇到上市以来最大的股灾。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,Rovio的股价惨遭腰斩。从前一天收盘时的9.94,猛跌到4.94,市值瞬间蒸发一半。

要知道,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芬兰游戏公司,才刚刚在五个月前成功上市。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,就迅速沦为投资市场的弃儿。

不要怕,只是技术性调整

许多普通的中国玩家,可能对Rovio这个名字有些陌生,但绝对不会不知道《愤怒的小鸟》的大名。Rovio,正是这个全世界知名游戏的创造者。曾几何时,《愤怒的小鸟》就是手机游戏的代名词。这只像圆球一样的小鸟,揭开了手游时代的大幕,宣告智能手机一跃成为可以和家用主机分庭抗礼的游戏载体。

在手游市场蒸蒸日上的今天,,曾经的旗手Rovio,却轰然倒下。短短的几年时间,Rovio究竟经历了什么,如此快速地从神坛跌落?

家族斗争中重生

在《愤怒的小鸟》成功之前,Rovio就有过一段曲折的历史,过程和香港TVB的电视剧有得一拼。Rovio的创立虽然源自三个芬兰学生的独立游戏,但使其成为一家真正商业意义上的公司,还得要靠赫德家族的功劳。赫德家的尼克拉斯是Rovio最初三个学生创始人之一,是他请来在美国学商科的堂哥米卡尔,以CEO的身份,将公司运作起来。但是公司不缺程序员,也不缺管理者,就缺一样东西——钱。

哥哥米卡尔找来自己的父亲。老赫德是个学金融出身的老资本家,在听取了详细的介绍之后,立刻就给儿子100万欧元的天使投资。作为交换,老赫德获得了Rovio 70%的股份,成为公司最大的老板。

2017年的IPO,使得老赫德股份下降到37%

老赫德控股下的Rovio,人员迅速扩张,业务范围却一直局限在外包领域。在这段时间里,R甘肃看癫痫病挂什么科ovio站错了队,把宝押在了同是芬兰同胞的诺基亚身上,给另类的游戏手机N-Gage做游戏。结果可想而知,芬兰的手机游戏被任天堂的GBA打得屁股尿流,Rovio高层的裂痕也就此产生。

主张开发自主游戏的米卡尔,和主张专注外包业务的老赫德,产生了激烈的争论。父子之间的路线斗争结果,就是董事长老赫德,踢走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他的儿子。

获得路线斗争胜利的老赫德,将公司规模又翻了一番。与此同时,苹果公司的智能手机iPhone诞生了。没有意识到时代已经改变的Rovio,仍然沉浸在过去的舒适之中。多年之后,他们还将重复相同的错误。

Rovio在N-Gage上的作品

智能手机及其游戏,在不久之后便对Rovio所处的领域造成冲击。同年到来的金融危机,让Rovio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,公司濒临关门边缘。此时,亲手缔造这家公司的堂弟尼克拉斯再也坐不住了,他向自己的伯伯发动了一场逼宫大戏,要求老赫德把他的儿子召回来,以此挽救公司。

在侄子逼问和惨淡财报的面前,老赫德最终选择妥协。米卡尔回到了Rovio,重新坐上了CEO的位置。早就对苹果手机蠢蠢欲动的米卡尔,立刻发动公司仅剩的12个员工,一起想点子制作自主的智能手机游戏。《愤怒的小鸟》,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伴随着几十个废案和猪流感的话题诞生了。

从此,Rovio成为手机游戏时代的一面大旗,让无数手游淘金者追赶。

米卡尔·赫德造就了Rovio

时势英雄的野望

在多年之后,行业内已经基本形成这样的共识: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,成就了一大批原本默默无闻的游戏开发商,《愤怒的小鸟》和Rovio就是此中的代表。但如果回归到2010年的时空环境之中,当时正热的《愤怒小鸟》却被认为是助推苹果影响力的最大动力源。很多人甚至忘记《愤怒的小鸟》其实还有PC版,并且反响平平。

时势造英雄,时势造爆款。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,Rovio被推到了风口之上,然后被高高地吹了起来。《愤怒的小鸟》最初是由另一家手游大厂麒麟狗代理发行,但最终Rovio收回了游戏的发行权,并在上线后十个月,迎来了下 载量的爆发。

在这个手机的革命年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专业代里,平生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消费者慕名前来,纷纷将《愤怒的小鸟》下 载到新手机里,作为自己走进智能机时代的成年礼。不久之后,Rovio便宣布《愤怒的小鸟》的下 载量,达到了惊人的数字——一亿次。

同一时间,家用机游戏的最高销量也被《Wii运动》刷新,它的成绩是7500万套,离芬兰肥鸟还有一段距离,并且其中绝大部分是和Wii绑在一起送出去的。当五年后《Wii运动》将这个数字提升到八千万的时候,《愤怒的小鸟》已经被下 载了两亿次。

《愤怒的小鸟》的成功有其偶然因素,也有其中的必然性。

2010年的App Store,迫切地希望找到一款能够展现iPhone特性的游戏,用于培养用户对智能手机的使用习惯,而《愤怒的小鸟》正符合这个要求。基于触摸屏的交互方式,简单快速可随时放下的游戏模式,还有最重要的低廉价格,使得《愤怒的小鸟》成为手机用户玩游戏的首选。

对很多从未接触过主机游戏的普通手机使用者而言,一美元的小鸟,带来的乐趣并不比六十美元的主机游戏少。犹如神话般的一夜暴富,让原本默默无闻的芬兰小厂,一下子成了可以和全世界所有游戏大厂掰掰手腕的业界大佬。业界地位转变差别之大,速度之快,让Rovio也有些措手不及,由此带来的,就是快速膨胀的全面出击策略。

不过三年时间,Rovio在全球的员工人数扩张了数十倍。招来这次多的人才,是因为Rovio的企图心绝对不仅仅是在游戏领域。这家成立不过十年的芬兰公司,已经做起了下一个迪士尼的美梦。在《愤怒的小鸟》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的手机游戏之后,Rovio宣布了一系列的品牌开发计划,希望将“小鸟”打造成另一个米老鼠。

多款后续游戏、电视动画片、动画电影、主题乐园,以及数不胜数的小鸟专卖店和塞满货柜的毛绒玩具,Rovio几乎将触手伸向了娱乐产业的每一个角落,在中国的商场内也常能看到以《愤怒的小鸟》为主题的临时游乐园。

在米卡尔·赫德再次离开CEO的座椅之后,Rovio开始他们的IPO之旅,希望借助资本市场寻求更大的发展。就在风光无限的背后,危机正一步步逼近。

不能休息的马拉松

游戏市场,并不是看上去那样静止。业界的形态,更像是一大群开发商一起向前奔跑的马拉松。虽然可能一时领先,但只要停下来哪怕只是慢下来,都可能会被随后赶上的同行远远地甩在后头。Rovio正是那个快要赶不上大部队的领跑者。

此次股价暴跌的起因,不过是Rovio发表的一份简单秦皇岛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的预警公告。投资者被告知公司今年的财报可能会出现比较难看的数字,本年度利润将减少,下一年度的利润则被下调。随后感到被资本家戏耍的投资者,便用抛售的行为回应了这份公告。

Rovio的衰落并非一夜之间出现的,早在几年前,手游巨人的倒下便已有征兆。

Rovio的渐渐落后,体现在各个方面,从产品设计到经营策略的过时,都变成了一颗颗拳头,击打在巨人的身上。

从领跑者变为落后者,是Rovio的现况。无法更新对手游的认知,尤其是盈利模式的陈旧,是Rovio落后于时代的最大特点。

尽管被誉为智能手机时代的代表,但《愤怒的小鸟》在本质上,不过是传统掌机游戏的延续。无论是游戏形式,收费方式,还是盈利策略,Rovio的思路始终都停留在N-Gage和GBA时代。当手游在这几个方面都达到完善的形态之后,Rovio的落后就成了显而易见的事情。

现在手机游戏和主机/掌机游戏,各自都形成成熟而鲜明的盈利模式,大家都按部就班地开发、发行游戏,都能挣到可观的收入。

主机游戏开发商,用昂贵的开发和宣发费用,向稳定的消费群体贩卖高质量的游戏内容。与看电影一样,玩家和游戏厂商之间达成一种契约关系,我付给你可观的金钱,得到令我满意的游戏体验。由此得到这样一个推论——稳定的质量获得稳定的销量,稳定的销量产出稳定的利润,稳定的利润用于开发下一款稳定质量的游戏。如此良性循环下去。

手机游戏则是另一种循环。因为消费者的选择极其多而几乎没有门槛,于是开发商可以用远低于主机游戏的成本,开发多款不同的产品,再放到市场上自由竞争,让消费者投票。若有一款游戏爆款,不仅能覆盖其他游戏的成本,还能产生出开发下面更多款游戏的费用。只要运营得当,一个爆款游戏可以持续不断地产出,分摊更多后续开发游戏的成本。一个讲究勤学苦练,一招制敌,一个讲究的是乱枪打鸟,火力覆盖,两种形态各自适合对应的平台,都能挣到钱。

Rovio的思路其实还是主机游戏商的东西,但他却因为意外的成功,彻底转战到了手机上。《愤怒的小鸟》从一开始,使用的就是付费买断制。你付给苹果一美元,换来一个可能超过一美元品质的游戏。那时候消费者会觉得值,可当你再出一个差不多的游戏,还要收一美元时,手机用户就不大买账了。而恰好在这个时候,免费游戏出现了。

一美元的手游,既无法达到主机游戏玩家的质量标准,也无法满足手游玩家的心理需求。

明朝的剑不能斩清朝的官,主机游戏的付费模式也很难用在手机游戏上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以《愤怒的小奶哦》为代表的低价付费买断游戏,以及以《鳄鱼小顽皮爱洗澡》为代表的内购解锁关卡游戏,在手机商店里迅速幼儿癫痫病的方法急救靠边站。免费游戏加内购增值的模式,成为当下的主流。

可Rovio并没有跟上这个潮流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还在使用老的购买模式。甚至好几代《愤怒的小鸟》续作,都还在制作PC版。如果现在还有哪个公司的手游想要另存为一份PC版放到Steam上,那些国产手游移植版的恶劣评价就是下场。

两头不靠的结果就是,虽然《愤怒的小鸟》有上亿的下 载量,但四分之三都是在限时免费的时候白拿来的——绝大多数手机玩家就是不肯先付钱再玩游戏。

在接连几款非“小鸟”题材的原创游戏沉沙折戟之后,Rovio便进入病急乱投医的状态。一方面疯狂地抓住《愤怒的小鸟》这个大IP不放,接二连三地推出大同小异的新游戏,另一方面像没头苍蝇一样朝各个方向突围,UGC、上IP、RPG、IO……都曾是Rovio尝试的方向,但没有一款游戏能够重现《愤怒的小鸟》的成功。

因为时代变了!

这几年Rovio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,全面转向免费游戏开发,开始在游戏里卡数值、加内购,却错过了最好的时间窗口。《愤怒的小鸟》看上去有点正常手游的味道了,可还是不彻底也不挣钱

在游戏业中,类似Rovio这样大起大落的事件并不鲜见。只要在舒适区稍一懈怠,业界的巨头转瞬间就会被时代狠狠地抛在后面。

SNS游戏和页游大佬Zynga曾经风光无限,膨胀到想要踢开Facebook单干。没曾想老大的屁股还没坐热,SNS游戏就被手游赶到了历史的回收站,如今Zynga落得个无人问津的地步,股价比Rovio还要惨,被砍掉三分之二。另一个手游大厂,靠《糖果粉碎》走红的King,也以八折股价贱卖给了动视。

“斗牛犬”Zynga显然比Rovio更惨

不过行业内也有反例。同为芬兰游戏公司的Supercell,稍晚于Rovio在手游市场崛起。这几年来,Supercell的产品虽然不多,但始终能够紧贴市场的潮流,敢于否定既有的经验,在无数被砍掉的项目之上,堆出数量不多但个个爆款的精品,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曲线。

唯一让Rovio感到欣慰的是,几年来在娱乐业的经营并非徒劳。《愤怒的小鸟》动画电影是近年来难得的游戏改编佳作,全球三亿多美元的票房,也多少是点安慰。

即便如此,这次股灾也让Rovio的经营者意识到市场的凶险,同时也带给所有从事游戏行业的人们一个警训——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栏目热点